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CIDEG > CIDEG 观点

刘遵义:“去行政化”需要有一个过程发布时间: 2021-03-10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中文大学蓝饶富暨蓝凯丽经济学讲席教授、CIDEG荣誉顾问刘遵义日前与中广网、网易联合对话,“清华大学CIDEG”特将实录分享如下,以飨读者。

主持人:我们知道,很多内地的学生选择到香港读书,很可能是基于这样几个考虑,一个是觉得可以提高外语的水平,二是觉得在香港上学比在内地上学有更多对外交流的机会等等。就你看来,香港高校比内地高校更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

刘遵义:我想这个要看同学的兴趣,香港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刚才你提到外语,学外语是一个好地方,其实有很多交流的机会,在香港也有很多跟国际接触的机会,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很多同学来香港念书,希望念完了之后可以留在香港做事,也有这个想法,其实香港政府的政策是非常优惠的,你念了四年书,再做三年市就可以变成香港的永久居民,所以全世界很少有国家和地区把你念书的时间也算在里面,所以这个也是很优惠的。我们(香港中大)有些学科也是非常杰出的,像我们中文大学的数学在亚洲是第一名的,所以还有很多其他不同的吸引力。

主持人:就大学校园里面的东西本身呢?我们知道,其实内地跟香港的大学在硬件上的差距现在并不大。在软件上主要吸引他们的有可能是在什么地方?

刘遵义:我想大家都有不同的选择,你说留在北京清华好不好?我想很多家长、学生也觉得是很有吸引力。因为以后所有不但是政治上,各个领域的领导人才都是在清华、北大毕业的,这个网络上的关系是很重要的。但是,你在香港的话,它是一个很开放、很国际性的社会,所以你接触的层面会比较多,香港商业味道比较浓,要看你喜欢什么,我们的大学大概有超过20%的同学都有机会去外面做一个学期以上的交流,所以还是有很多机会。

主持人:香港这边在治学上会比在国内这边的氛围轻松一点呢?

刘遵义:我想是这样的,学术自由,同时资讯也比较自由,这是老实话。另外我们中大也有很独特的书院制度,在亚洲可能只有我们是实行书院制度很久的,现在国内也开始了。好像西安交大也在办书院制,浙江大学也在考虑,所以我想这个优势可能不会保持很久,不过我们有很长的历史。就是你一进去这个书院,就在整个本科生的时候都会在这个书院里面,晚上、早上吃饭都一起吃,所以就变成三、四年下来,这些人都变成是非常好的朋友,跟老师也变成非常熟悉的老师,我想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说是传言教育的一环。

主持人:在世界上有各种的大学排名里,历年来香港的高校都比清华、北大这样比较知名的国内高校排名靠前,你认为主要是什么原因让香港的高校脱颖而出?

刘遵义:我想排名其实有很多不同,你说这个排名大概是英国《泰晤士报》的排名。我自己觉得这个排名第一我们不要计较,因为这个排名其实一个大学的好坏,它的声誉不是一年、两年,有很大的转变,所以它每年都在变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排名有问题,并不是这个学校有问题。第二,我觉得尤其是这个泰晤士的排名,可信度、可靠度都非常的低,什么道理呢?它有一年把香港大学,当然,那也是一所很好的大学,但是它把它排在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之前,我就觉得有点不可信,所以这个不要太认真,其实比较客观的排名是上海交大的排名,上海交大的排名基本上没有主观因素,泰晤士的这个排名有很大的主观因素。

为什么北京清华、北大的排名会排得相当靠后,因为它是主观的,就跟大家一般的认知有关。好像你问一个外国人北大跟清华,其实我觉得他们的水平都差不多一样,但是你问一个外国人北京大学,他们也听过,(知道是)很好的大学,清华?这个字眼他也讲不出来,也拼不出来,可能很多人就会不知道这个清华大学,所以这就跟大学水平没有关系了,因为大家没有这个认知,所以真的不能太认真。

主持人:你是否认为近几年内地大学与香港大学在这方面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

刘遵义:我想一个大学的声誉其实跟学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学生的选择就是你说的,就是听听人家做排名,也不明就里,就是选第一、第二的,他们的选择其实反映不出来究竟这个大学是好还是坏。

在美国其实比较要看重的是大学的教授,他们的子弟选到什么地方念大学,那是选择是比较理性的,你懂我意思吧?其实在美国很多人只会听过哈佛、斯坦福,很多很好的所谓博雅教育学院,都是非常非常好的,他们的招生在美国,要进那些学院可能比进哈佛、斯坦福还要困难,但是中国人就不会去申请那些大学,因为他没听说过。所以,一般口碑其实不是太靠得住。

主持人:我听你之前批评过内地高考制度最大的缺点就是“一试定终生”,你也曾经提过,中大参加高考以来“深受其害”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刘遵义:很简单,“一试定终生”是它的缺点,不过你应该细心听我说的话,我说它还是有它的优点的,所以我觉得高考是不能轻易的说废除的,它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家觉得它公平,所有的学生无论是从很富裕的家庭或者是贫穷的家庭,都要看他的考试成绩,高考是很平等的,所以那是一个好事,我批评它是因为什么?

我觉得中国的高考制度要改革的话,首先要把第一志愿先选的制度打破。(招生)应该是按分数来,最高分的先选,不管他是第几志愿,最高分的就可以优先选择。这样的话,就会让最好的学生能够按照他们的成绩给他们应该去的最好的学校,同时,最好的学校也可以招到最好的学生。

主持人:很多学校可能在开分校的时候,比如说因为得到了当地政府一个全力的支持,那他投桃报李,就会对这个地方的生源进行一个倾斜,你认为这样也是一个歧视吗?

刘遵义:我觉得这个倒是很合理。在美国加州大学,他的学生很多都是加州的,他对州外的学生收的学费特别高,这个很合理,反而不这样倾斜是不合理的,你在本地的市民、省民他们的税收拿出来建的学校。当然,第一是要优先招收本地的学生,你要用的是教育部的钱那就不一样了,教育部的钱建了清华、北大,它就要全国招生,你拿北京的钱,怎么可以不优先北京的生源?我觉得这是绝对合理的,你不优先的话,就没有省市肯拿钱出来办学了。

主持人:教育公平的问题是今年《教育纲要》里面大家讨论的比较多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去行政化”的问题。内地很多高校的校长是有行政级别的,你认为这个行政级别会让他们有更大的优势吗?比如更好的利用教育资源?

刘遵义:级别(的存在)其实就是因为大家还觉得大学的老师都还是公务员,所以还需要级别。假如你在外国,在香港,他们都不是公务员,我们也跟公务员的薪酬脱钩了,所以其实不需要级别。

当然,这个要改起来需要一个时间,一个过程,大家有这个“级别文化”,我在的中大本来正教授有三个级别的,我就把它统统废除掉了,就没有了。(现在)还有正教授、副教授、跟助教,但是教授不再分级别了,因为你也不需要分级别,反正这些教授升到正教授都是终身制的,你又何必分级别呢?还要去进行考核,没有意思的,因为你又不能叫他走,但是你可以在薪酬、报酬方面有一点差别对待,所以也不需要分级别。

主持人:你说的这个级别跟内地的行政级别是有一定差距的吧?

刘遵义:是,我们根本没有行政级别,(大学教授)又不是公务员,我知道国内有什么副部级、局级,我们没有,又不是公务员。我是觉得(废除行政级别)需要有一个过程,不过你不要说级别,你说一般的企业,它也有自己的人事制度,一般外国的盈利性的企业都有自己的人事制度,但是不需要太讲究级别。

主持人:人大校长纪宝成说过,“中国最大的博士生群其实是在官场”,今年有委员也提案说应该完全废止官员考博士生。你是否赞成这种“一刀切”禁止官员考博士生的做法?

刘遵义:我觉得是这样,每一个大学都有这个责任控制博士的水平,你也不能说一个人在做官,假如他真的有时间,本人又肯去念书,假如对他的要求跟其他的博士生统统一样的话,我觉得也无所谓,你就不能给他特别的有待,不能说因为他是领导,是书记,马上就把他的博士学位签了,那就不对了,但是假如他跟其他的同学一样,那也没有道理不让他读书,对不对。

不过我自己对这件事有一个看法,普遍来说很多在中国的博士生导师,他的学生太多了,我知道有时候一个人同时带30个博士生,我自己就觉得没有办法做到,就是照顾不了这么多。

主持人:学校“去行政化”的话题在内地炒得挺热,刘校长除了是中大的校长以外,也身兼了不少社会公职,作为你本人是如何去平衡这两种身份的关系的?

刘遵义:假如一个人有时间,没有妨碍自己的公务,我想他还是有责任在社会上尽一点力的,我觉得倒没有什么冲突。反而,你是不是要请一个完全不是教授身份的人来做校长呢?这样会更好吗?我觉得不会更好的。


学术活动
清华-财新论坛
学术年会
国际会议
学术沙龙
主题论坛
专题研讨
CIDEG竞赛
研究项目
产业发展
环境治理
制度变迁
研究报告
CIDEG政策研究报告
最新研究报告
历年研究报告
专题研究报告
研究团队
研究员
博士后
访问学者
成果出版
CIDEG研究论丛
CIDEG文库
服务经济译丛
服务外包与中国服务业发展丛书
研究通讯
其他出版物
关于CIDEG
CIDEG 新闻
CIDEG 观点
CIDEG简介
组织架构
发展历程
CIDEG年报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