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搜狐财经》:吴敬琏: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发布时间: 2015-11-04

2015年10月25日上午,清华大学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CIDEG)成立十周年庆典暨学术研讨会在清华大学主楼接待厅隆重举行。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吴敬琏研究员做了题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的报告。

吴敬琏首先表示,中国经济增长从2011年就走上了一个降速的下行的通道,同时存在着一系列的经济矛盾开始显露出来,因此,对于将近二十年来,中国的讨论和当前碰到的问题,在这个中国的发展路径上,所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方向、政策,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的动力是什么?就变成现在不管是学术界还是政界讨论的一个核心的问题。由此,吴敬琏认为,对这个问题的分析有两种分析框架,并引出的不同的方略,不同的对策。

吴敬琏称:“第一种分析的方法呢,就是从需求侧去进行分析,就是在中国大家把它叫做三驾马车的分析方法,就是说中国为什么经济增长走入了一个下行的通道呢,是因为需求乏力,总需求有三个部分组成,就是所谓三驾马车,这就是投资、消费和净出口。这种分析方法,它是源自于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这个框架。就是说产出是由需求决定的,那么需求呢按照凯恩斯主义的短期分析框架,它是由四个项目组成的,就是投资、消费、净出口和财政赤字。那么在中国把它简略为三驾马车,就是投资、消费和出口。”

吴敬琏接着说,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进入了一个下行的通道呢?是因为需求不足,这三驾马车的力量不够。所以由这种分析得出的结论,就是要使得中国增长保持一个比较高的速度,办法就是增加需求,那么寻找各种增加需求的办法,都试过了,最后就落脚到投资,增加投资来拉伸这个经济增长的速度。这种分析方法他的对策,在我看来,在理论上是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他用了凯恩斯主义的短期的分析方法,去研究中国的一个长期增长的问题,当然对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他的基本判断是不是对,在我们这里是有争论的。但是不管是对还是不对,用一个短期的分析方法去研究一个长期的问题在理论上,恐怕是有很大的问题的。另外从实际的表现来说呢,中国其实用这种方法来应对GDP增速下降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在2009年采取了非常强的刺激政策,想拉伸经济增长速度。但是它在2009年到2010年只在很短的时期,把这个经济增长速度从年增长6%左右拉伸到8%以上,甚至到了10%,但是很短暂,到了2010年的年末就开始进入了下行的通道,从2010年到现在,几乎每年或者隔一年就会采用这个强刺激的方法希望拉伸。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呢?吴敬琏认为产生了两个负面的结果,一个负面的结果就是这个投资,他的拉动的效果越来越差,这所谓因为在这个能够支持增长的中低速中,如果你只是靠其中一个因素,靠投资,去拉动增长的话,它的结果一定会发生所谓投资的回报递减这样一个倾向,特别到了最近两年,这个刺激的作用几乎是等于零。就是说投资的刺激已经越来越缺乏效果了,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呢,因为过度的投资,使得我们的国民的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率就是所谓杠杆率变得越来越高,从各种研究机构的研究来看,中国现在各级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再加上居民的资产负债表,这个杠杆率是GDP的250%到300%之间,显然的它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债务积累威胁到我们的整个资产负债表的安全,蕴藏着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因为这样,所以我们在实际上也不可能把增加投资作为拉伸经济增长速度的主要的手段。

吴敬琏指出,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前一种这种分析方法和他由此引出的政策方向是有问题的。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我们应该主要从供给侧的各种因素去分析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的力量在哪里。所以从供给侧的因素去分析呢,经济增长是由一些什么样的因素来决定呢?基本上三个因素,一个因素就是新增的劳动力,一个因素是新增的资本投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效率的提高,或者说TFP,就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那么这样一种分析的框架,用来解释我们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取得高速的增长,是很有说服力的,很有解释能力的。那么用这样一个分析方法,去寻找中国今后能够稳定增长的动力,也是一个很有效的方法。

吴敬琏指出,今年3月25号,青木昌彦教授特别是对比了中国和日本,中国和韩国,他的增长的路径,他指出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由于劳动力,从低效部门向高效部门的转移,这个所谓库兹涅茨曲线,在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转折点,就是他根据日本和韩国的增长的变化的过程,认为当农村劳动力只占全部劳动力20%左右,这个时候,这个库兹涅茨曲线就进入发生一个转折,在这以后,城市化的过程就变得非常的平缓,速度就降低,也就是说,这个库兹涅茨进程在这个时候就进入了末期,所以靠这样一个因素来推动经济增长他已经乏力了,必须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的驱动力量。那么这个驱动力量是什么?归根到底一句话,就是要提升增加索洛余量,也就是要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所以得出的结论,中国今后要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它主要的驱动力量应该是转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从主要依靠投资、主要依靠投入资源,转到主要依靠技术进步、靠效率提高,一句话,就是转变经济增长的模式。

关于经济模式的转变,中国已经提出多年了,吴敬琏表示,今年2015年是中国官方正式提出需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第20年,1995年在制定第九个五年计划的时候,中国领导就提出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太粗放,要在九五计划就是1996到2000年的五年中间要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但是问题是这个过程非常的,进行的非常的缓慢,特别是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甚至这个经济增长更多的依靠了投资,依靠了海量的投资,所以在制定十一五计划,就是2005、2006年的时候就研究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五年计划规定了要转变经济增长的模式,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转变呢?但是做了很多学术界和政府部门做了很多的研究,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是对的,就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这个体制性障碍这句话是从2003年的中共中央一个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个决定里面提出的,就说经济的发展存在着体制性障碍。那么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之所以不顺利,当时做了很多研究,最后得出的结论跟这个决定上这句话是一致的,就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

吴敬琏认为,非常明显,如果是因为存在体制性障碍,所以使得我们计划所规定的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变得非常的不顺利,那么它唯一的出路就会是推进改革,通过改革消除这些体制性的障碍。不幸的是虽然这个正确的结论做出了,可是在那以后,在十一五、甚至十二五的前期在这方面没有太多的改进。到了2012年情况发生了一个很重大的变化,就是中国共产党十八次代表大会决定要全面深化改革,要完善我们现存的体制,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呢,用改革去推动这个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使得这个经济增长主要要依靠的效率的提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应对我们现在存在的困难的主要的方针呢,就应该是这样。就是说在我看来,根据前面的分析,我们应该采取的正确方针呢,就应该是在保证不出现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在稳住大局,保证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情况下,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切实推进改革上,通过改革实现这个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使得技术进步和效率提高成为我们增长的主要的驱动力量。所以现在呢,我们就需要对我们已经进行了十八次代表大会以后,十八届三中全会、十八届四中全会以后,进行的改革,这个经过十八届,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各项改革进行推进,但是现在看来呢,许多方面还需要加快,另外呢有一些领域呢,似乎很需要加快改革,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走上这个改革的道路。

吴敬琏在分析中国面临的各种改革时表示,第一个就是简政放权,这个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根据过去的经验,我们在21世纪初期曾经做过一次,但是一方面它中间有很多水分,另外一方面一加强所谓有保有压的调控,就是大量的增加了政府的干预,所以现在呢,应该把这个简政放权要制度化,制度化无非是两件事,一件事要很快的把这个市场进入的负面清单把它制定出来,另外一个呢,就是根据李克强总理所说的对政府来说法物授权就不可行,所以要制定各级政府的正面清单;第二个问题金融改革,金融改革的核心改革现在看来,进展的不错,比如说利率市场化,昨天我们可以看到,应该说这个利率市场化取得了决定性的成果,就是把这个存款利率放开了。但是在金融市场方面有很多长期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改革呢,没有能够退出。比如说监管,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那么监管需要改革,过去我们监管的办法主要是事前监管,主要是靠审批来监管,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呢,要从这个事前监管转变到以事中、事后监管为主,以合规性监管为主,而不是靠审批。比如证券市场这方面的改革呢,一直进展的非常的慢,特别不好的消息呢,就是股灾发生以后,显然看出一些迹象。这从审批制改到注册制改革,似乎要推迟了,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财政改革,财政改革进展的应该说总体是可以的,但是这方面财政体制遗留的问题太多,在碰上一个各级政府的杠杆率太高的问题,怎么来消化,于是就使它整个财政改革碰到许多实际的困难。采取什么办法来克服这些困难向前推进,价格改革是最近才提出了指导意见,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改革,但是又是非常关键的改革,怎么把它贯彻始终。国企改革有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论,现在看来呢,没有完全解决,一个是国企定位,另外一个就是代表国有、国家来掌握国有资本的机构,他是管资本为主,还是要管人、管事、管资产。看来呢这些问题需要在今后实践中去解决,有很多难题。另外一个问题是很重要,就是建设自贸区,开创对外开放的新局面,自贸区为什么要建立自贸区?习近平总书记说的很清楚,在深改小组的讲话里面,为什么要建设自贸区,是要顺应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这样一个大的趋势,营造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这个意见非常的重要,但是他碰到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有一些人认为所谓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或者叫自由化,这种趋势是和中国的国家利益不一致的。另外一个呢,就是各个部门总愿意把住自己的权利不放,就使得负面清单难于缩短。

最后呢还有一些似乎没有完全提到日程上来,或者早就提到日程上来的一些,但是推进的缓慢,比如教育体系的改革,法律体系的改革,这些方面都需要向前推进,否则的话,这个提高效率这件事很难成为我们经济增长的驱动力量。比如说教育体系的改革如果不能够向前推进的话,像现在我们高度行政化的官本位的这样一种教育体系,它对于人力资本的投资,人力资本给增长做重要的贡献,就难以达到。我要讲的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来源:《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026/n424177557.shtml


学术活动
清华-财新论坛
学术年会
国际会议
学术沙龙
主题论坛
专题研讨
CIDEG竞赛
研究项目
产业发展
环境治理
制度变迁
研究报告
CIDEG政策研究报告
最新研究报告
历年研究报告
专题研究报告
研究团队
研究员
博士后
访问学者
成果出版
CIDEG研究论丛
CIDEG文库
服务经济译丛
服务外包与中国服务业发展丛书
研究通讯
其他出版物
关于CIDEG
CIDEG 新闻
CIDEG 观点
CIDEG简介
组织架构
发展历程
CIDEG年报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