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活动 > 主题论坛 > 现代政府与公共治理系列论坛 > 系列论坛2 > 嘉宾发言实录

彭宗超:政府做重大决策之前对邻避风险持漠视态度发布时间: 2015-10-21

不小心成为最后一个发言者。其实刚才我们探讨这个话题里边,大家可以看到“邻避”有很多主体会卷如之中,有我们的公民,有我们的投资者、建设者,有学者、专家,也有媒体,特别关键的主体就是政府,刚才前面几位专家也都在一定程度上提到了一些比方说像特别是薛老师提到的我们公众对一些风险他的感知,他的一种认知是不是一种理性的,或者有没有情绪化、有没有不太科学或者不太到位的地方。观众也要看,反过来我们从一个社会的角度,从学者的研究角度,我们去看政府,政府做一个重要的主体,他在这样的过程里面,他的风险决策,他的认知和他的行为是不是理性的,我的一个大体的感觉,尤其是涉及这些重大工程、重大项目,有可能会引发邻避冲突这样一个风险,或者邻避风险的问题,社会群体性事件风险问题,政府是一个什么样的风险理性状态呢?在他们做重大决策之前,他们往往对有关的邻避的风险,是持一个漠视的态度,他们不太关注这个风险,他们过去很多的经验,做什么都很顺,所以就无所谓。可能采取一个漠视的态度。

 

我们做一百件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会觉得一定这一百件事情都会演变成后来巨大的群体性事件呢?不一定,所以他是漠视的态度,一旦这样的事件形成了一个“邻避”冲突,或者又被媒体来炒作,然后引发了一个大规模的社会围观的群体性突发事件的时候,大家发现政府对有关的社会稳定风险呢,他又会采取一个放大的感觉,从一个漠视,反过来发生一个巨大得转变,这时候风险决策、风险认知是不是就理性呢?从过度的社会理性角度去解释,还是担心他可能采取的一些治理举措,可能会走偏,比如说我们一看,要不然就是小闹不解决,大闹大解决,一大闹最后咱就不干了,这个决策也不管信用度,也不管什么。往往处在风险决策,尤其是邻避风险决策的悖论的状态,到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可能需要从一个全方位角度去思考,这里边可能会涉及到一个我们要去做风评,风险评估,第二要做综合性的风险治理,在风险评估这方面,第一我们看看本身重大决策环境风险怎么样,我们可以做专业的评估。大家会发现,有关法律要求必须做,我也做,做完也沟通吗?没有。所以没有沟通,对于老百姓也不知道,到底环境影响怎么样,关于这样一些决策,是不是会引发“邻避”风险呢?那这个问题呢,可能过去我们不重视,现在我们政府开始重视了,各级政府要求我们重大决策、重大项目都要做社会稳定风险评估,现在开始做了,做的过程中遇到困境了,什么困境?我们要做的东西,谁来评?如果让专家评,没有专家来评,让第三方评资质问题谁来评,政府很聪明,出来一个政策,谁决策谁评估,既然你决策,你做评估,公正性如何保障?这就带来很大的问题。

 

我们从综合性风险评估角度,我们今天的社会已经到了一个“邻避”风险高发的阶段,跟以前是不一样的,这个阶段,我们开需要去对他做专项的评估呢?如果正是这样一个高风险状态,我们不需要评了,你只需要说做这个决策,我们知道有这样的风险,我们该怎么样把风险给化解了,给规避了,我们该做的有关风险去做,该做的决策做到,我们如果把流程规则化,我们做有规则的沟通,有规则的参与,有规则的互动,这样以来,也许我们就可以更好的治理邻避的困境,这就是我的主要的观点。谢谢。


学术活动
清华-财新论坛
学术年会
国际会议
学术沙龙
主题论坛
专题研讨
CIDEG竞赛
研究项目
产业发展
环境治理
制度变迁
研究报告
CIDEG政策研究报告
最新研究报告
历年研究报告
专题研究报告
研究团队
研究员
博士后
访问学者
成果出版
CIDEG研究论丛
CIDEG文库
服务经济译丛
服务外包与中国服务业发展丛书
研究通讯
其他出版物
关于CIDEG
CIDEG 新闻
CIDEG 观点
CIDEG简介
组织架构
发展历程
CIDEG年报
联系我们